鼓吹能读名校诈骗家长800余万元

转载请注明出处:www.zghxfzxww.com 发布时间: 2022-10-10 14:43:00

 “商机”起了歪主意

何天宇是上海市松江区一家青少年教育培训机构的法定代表人,随着公司业务的发展,他认识了很多家长。随着上海市入学政策的改革,经常有家长向何天宇询问择校事宜。何天宇借此机会,宣称认识很多教育机构的领导,并称有多次成功帮助学生办理择校入学的经验。
 2019年底,何天宇与家长方某相约见面,趁机向方某吹嘘他认识的领导、往年成功办理过的案例。方某对此深信不疑,随即便签订了书面择校合同,约定2019年11月支付定金20万元,2020年入学后再支付尾款6万元。
 2020年3月,为了保障教育资源的公平正义,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发布新政:明确民办义务教育学校与公办学校同步招生;对报名人数超过招生计划的,实行电脑随机录取。这种随机录取的摇号政策,让方某慌了神,赶紧联系何天宇询问择校手续能否办妥。何天宇信誓旦旦地表示没有问题,即使办不成也能办理调剂、借读,借读半学期后可以转学。
 2020年8月,方某的孩子仍然没有能够成功转学。方某为了让何天宇能够“搞定领导”,又转给何天宇5万元择校费。何天宇称有学生会在领取通知后不报到,空出的名额就可以给方某女儿。可是开学后,何天宇还是一直以“马上有消息”拖延。
 2021年3月,在方某不断询问下,何天宇称肯定能成功而且能进重点班,并再要10万元。此时的方某渐渐起疑,犹豫后方某支付了6万元。何天宇还表示如果办不成就退钱,但事实是后续只要提及退钱,何天宇就以自己生病、父亲病重等各种理由拖延回复。方某投入的31万元如同石沉大海。
 像方某这样的家长,并不在少数。前后总计30名家长被何天宇可以办理择校、借读事由诈骗。被诈骗钱款最多的一名家长吴某,被骗金额达到50万元。而正是这个吴某,选择不再等待,于2021年8月3日向警方报案,何天宇诈骗之事案发。

针对不同被害人的


“个性化”诈骗

 

 公安机关侦办此案过程中,陆续有被害人报案。公安机关发现何天宇诈骗手段并不局限于声称能够办理上海名校的择校事宜,对于想要就读外地名校或者想要实现外地入沪就读的家长也来者不拒。
 被害人付某长期居住在海南,为了能够让女儿获得更好的教育资源,付某通过上海的朋友李某认识了何天宇。何天宇称名校的资源是互通的,在上海也可以帮助付某办理海南某幼儿园的入学手续。付某因此通过微信转账支付给何天宇3万元。案发后,付某了解到何天宇的诈骗手段,便去找李某询问,没想到李某竟也被何天宇诈骗了35万余元。
 另一名被害人刘某长期居住在湖南长沙。为了能够让孩子获得上海的教育资源,辗转联系到何天宇,想让其帮助孩子转入上海名校就读小学。何天宇采用类似的手法,骗取被害人刘某钱款44万元。
 在被害人中,除了家长,还有一名何天宇的员工元某。元某于2017年开始在何天宇开办的教育机构工作,后来机构渐渐出现拖欠课时费的情况。2020年4月,何天宇在分期支付课时费的同时,告知元某其在帮助家长办理择校事宜,因为资金周转不足,希望元某先借他一些钱。元某陆续借钱给何天宇,起初,何天宇还能按时归还,但后续借款却都有去无回。直至案发,何天宇从元某处以资金周转为由借走的12.8万元被何天宇悉数挥霍。元某被拖欠的课时费,则需要通过劳动仲裁程序继续追讨。
为了圆谎不惜拉母亲入局

 案发后,随着公安机关对案件侦查工作的开展,何天宇的诈骗手法也逐渐清晰起来:何天宇首先向认识的家长宣称其认识教育系统的某些领导,并称能够办理择校事宜。家长来咨询后,何天宇会给出几所名校让家长选择,针对不同年龄段的孩子,何天宇给出的名校从幼儿园、小学到初中、高中。对家有二孩的家长,何天宇更是表示可以一起搞定两个孩子的择校安排。何天宇与家长见面后,会与家长签订择校合同并要求支付定金,合同金额一般在三四十万元,并以需要请客吃饭、疏通关系为由,要求家长先行支付一半以上的金额作为定金。何天宇向家长保证,如果无法办成,全额退款。
 何天宇自知没有办成择校事宜的能力,于是收到定金后,便将所得钱款或用于挥霍,或打赏主播,或用于赌博。当何天宇没有钱可以继续挥霍时,便以学校领导要求再付择校费为由向已付定金的家长继续讨要钱款,或直接寻找新的家长主动询问孩子是否需要择校从而再行诈骗。当各学校的报名即将截止时,何天宇再转换策略,称因教育局查得严,让家长先报名对口公办学校,后续通过转学的手段可以再将孩子学籍转入私立学校。家长们报名后,录取通知书逐渐发下来,可是孩子进入心仪学校就读的事情却遥遥无期。由此,家长们开始陆续对何天宇产生怀疑,纷纷约何天宇见面并要求退款,只是何天宇早已将钱款挥霍一空。
 无法退款的何天宇为了能够圆谎,将母亲唐某带到了家长面前。唐某虽不知道其中具体缘由,但看到气势汹汹的家长,护子心切,便假扮唐校长、唐局长,称事情已经在办理的过程中,继续骗取家长的信任。以为见到学校、教育局负责人的家长,觉得心里的石头落地,甚至有的在聊天的过程中对之前的质疑还表示了歉意。
对于情绪比较激动的家长,何天宇会主动跟家长签订退款协议,称因请客吃饭的钱已经花出去了,所以需要一定时间筹钱后再将全款退给家长。协议签订时,何天宇还会让母亲唐某作为担保人在还款协议上签字。家长们纷纷表示愿意等待何天宇履行还款协议。何天宇随后再以自己生病、父亲病重等种种理由博取同情、拖延还款。对于要报案的家长,何天宇则改用小额、分次方式归还钱款来拖延时间。从2019年至2021年8月,何天宇共骗取30名家长共计975万余元,案发前退还161万余元。
不但被骗钱还耽误了孩子的学籍

 

 

 

 有一名被害人的情况更让人惋惜。被害人邬某在接受侦查机关询问时表示,她损失的不仅仅是钱款,还有女儿的学籍。

 2016年被害人邬某与何天宇在培训机构相识。2020年,邬某的女儿需要参加自主招生考试,何天宇便称其认识某中学老师,可以提前拿到自主招生考试试卷,向被害人邬某开价25万元。后何天宇改称因竞争激烈,费用需要增加,但被害人邬某不想再加钱,要求何天宇退款,何天宇随后全额退款。

 2021年夏,邬某女儿参加中考,因为成绩不理想无法进入心仪的高中读书。何天宇知晓后,主动联系邬某,称可以让邬某女儿到好学校借读。

 2021年8月1日,邬某告知何天宇想让女儿去某高中就读。何天宇称因政策严格、手续难办,需要交择校费后才能将邬某女儿的学籍转到私立中学。邬某悉数转账后让何天宇全权办理。后邬某在女儿办理私立学校的入学手续时才知道,女儿在该校并无学籍,这意味着邬某女儿不能以应届毕业生身份参加高考。何天宇又称可以安排邬某女儿去另一所学校借读。已经损失了34万元的邬某夫妻通过咨询官方途径,确认女儿没有高中学籍,需要参加成人高考,而何天宇所谓的借读、转学籍等事项均不符合当地教育政策。此时何天宇已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邬某女儿依旧处于无学籍状态。

而立之年锒铛入狱

 2021年8月25日案发后,被告人何天宇被公安机关抓获,到案后如实供述上述犯罪事实。

 案件被提起公诉后,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何天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他人钱款共计826.1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已构成诈骗罪。

 庭审过程中,部分被害人到庭参加诉讼,被告人何天宇对被害人虽诚恳致歉,但没有退赔能力。家长们也并没有选择原谅。

 今年1月10日,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一、被告人何天宇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十万元。二、责令被告人何天宇退赔各被害人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八百二十六万一千元。一审宣判后,何天宇不服,提出上诉。

今年2月10日,因被告人何天宇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撤回上诉,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裁定:准许被告人何天宇撤回上诉。

(除何天宇外,其他人物及学校均为化名)

未经中国和谐法制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网络服务提供商:百酷科技
Copyright 2012 中国和谐法制网 地址:西安市碑林区五道十字西街5号
邮箱邮箱:75427504@qq.com 电话:029-82487609 网站备案号:陕ICP备12001876号-2